38、第38章_投喂病弱男配
笔趣阁 > 投喂病弱男配 > 38、第38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8、第38章

  马车往北行驶,天气愈发寒凉。

  陆云初担心闻湛身体,非要给他穿上一层又一层厚衣服。他本来就生得好看,层层叠叠的衣裳穿起来更加好看了。别人穿是虎背熊腰,他穿是层次感,尤其是外面罩上一层白毛镶边的大氅,更衬得他肌肤白皙眉目如画。

  路上的风景都没面前的人赏心悦目,陆云初无聊了就盯着闻湛看。

  在陆云初的百般打磨之下,闻湛对“盯”这一举动已经免疫了。她每次盯着他看的时候,他会侧头看她,微微抬眉,用眼神示意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陆云初摇头,他便重新把头低下,继续看书——书是陆云初在玉娘那搞来的,都是一些风月话本。玉娘说若是他不懂风月,便让他多看体会。

  出乎意料地,闻湛看的很认真。

  他看书的速度很快,半天就能解决一本,可手上这本却看了一天还没看完。

  陆云初好奇,趁他睡觉时偷偷拿过话本。

  封皮名字倒是正经,一翻,竟然是男宠们和公主的艳/情叙事,虽然关于那方面的描写不多,但关于争宠、算计、求垂怜的叙事不少。

  好家伙,原来闻湛好这口?

  马车摇摇晃晃,闻湛要清醒过来了,陆云初连忙把书合上放回原位。

  他用手指捏捏山根,醒醒神,拿起书,往窗边一靠,又开始仔细地研读。

  陆云初也是服了玉娘了,这是从哪淘来的话本,怎么感觉给闻湛看是在荼毒他呢?

  她搭话道:“你最近好像很喜欢看这本书?”

  闻湛有一个好习惯,若是别人与他交谈,他会放下手里的事,认认真真听对方说话。听到陆云初说话,他就立刻放下书,转头看她。

  他这幅知礼的模样让陆云初更心虚了,尤其是闻湛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看她时,她感觉自己污得可以拧出黑水了。

  闻湛并没有摇头或是点头,她刚才的问题不好简单地回答。

  他在纸上写道:不算喜欢,但值得一看。

  什么值得一看?见世面吗?陆云初看着经自己精心打扮后更加乖巧的闻湛,有点愧疚,劝说道:“这些都是玉娘从角落翻出的书,不一定是什么好书,可能是他夫君买书时顺便拿上了一些。”因为革命友情,陆云初把锅甩到了玉娘夫君头上。

  闻湛若有所思,在纸上写下一行字:难怪他们夫妻如胶似漆。

  陆云初:!

  不是,这个感悟不太对劲儿啊。

  “闻湛,你……”她总觉得自己该问他点什么。

  闻湛神色平静,温柔的目光同她对视,陆云初就说不出后面的话了。

  经过玉娘的手把手提点,陆云初已隐隐约约有些开窍,对闻湛的心思也不是那么难以把握了。

  陆云初没说话了,闻湛便继续垂头看书。

  她盯着他侧脸仔仔细细地瞧,心中冒出一个疑惑: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呢?

  按照玉娘所说的法子,若是不确定,就要逼他,让他直面自己的心意。

  天色变暗了,闻湛合上书,转头,用眼神询问陆云初是否有话想说。

  陆云初摇摇头,抿嘴笑了,成竹在胸。

  离州府越远,附近的客栈越少。因为有太多不确信因素在,陆云初不敢耽搁,行路匆忙,生怕闻珏发现自己把闻湛拐走,追上来找她算账,她又要被剧情缠上了。

  冬日夜晚寒凉,不能像春夏那般就地歇息,陆云初决定连夜赶路。

  闻湛撩开车帘,看着前方夜色,眉头越蹙越紧。

  光线昏暗,不便写字,闻湛在陆云初手心写字:此处应当不太平。

  前两辈子陆云初四处逃亡,对匪盗已见惯不怪。

  她点头,吩咐侍卫们打起精神。

  闻湛料想的没错,他们一行人行路的动静不小,经过前方狭窄的山间道时,忽然跳出来一群扛刀土匪,个个蓄着络腮胡,身形魁梧,大冷的天只着了件薄衫,气势十足。

  天寒地冻的,此地又是荒郊野外,连续好几天都遇不到过路人,而陆云初一行人马车一辆接一辆,一看就是肥羊,土匪们自不会放过。

  侍卫们跟着闻珏待过军营,训练有素,并没有把流窜之徒放在眼里,但等土匪们一亮剑,他们脸上的漫不经心顿时消失。

  这群人不是土匪。

  军用出身的他们一眼就能分辨正统功夫和江湖把式,这些人是同类。

  他们的判断没错,这群人形势不妙,迅速撤回,摆阵,竟拿出了弓箭。

  这是一场恶战,所幸他们对战经验丰富,并没有慌张四散。

  箭矢纷飞,如流星坠落,大批往他们这边袭来。

  陆云初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绝不会冒头给他们添麻烦当累赘。

  闻湛却不一样,把她往车板上一按,用矮桌挡住她前方,掀帘闪身出去。

  陆云初躲在桌板后面缩成一团,箭矢击中马车的闷声让她有些害怕,但很快注意力就被闻湛的举动转移走了。

  她现在才突然意识到闻湛是有功夫在身上的,否则不能雪夜将她从惊马中救下。

  那说明他以前也是学过武功的?……他的过往似乎并不像小说里那样空白,在剧情之外的时空,他也有自己的故事。

  这个想法让她心里有些难受,或许她应该问问他的过去,多了解了解他,再谈喜欢。

  外面刀剑碰撞声渐消,等到一切平复时,陆云初掀开车帘往外看去。

 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,她是经历过这这种事的人,并没有感到恐惧。

  她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闻湛身上,他手上拿着箭矢,正在往侍卫头领方向走,而他的手臂上还插着一根摇摇晃晃的箭矢。

  陆云初吓得心脏都慢了半拍,跳下马车,飞似地冲到闻湛身旁。

  “闻湛!”她惊慌地喊了一声,四周在低声商讨的侍卫们纷纷安静下来,侧目看向这边。

  闻湛见她过来,先是对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,然后把箭矢拿起来,想对她说点什么。

  陆云初哪顾得上这些,她急得直跺脚:“你怎么受伤了!”

  闻湛愣了一下。

  “你的手!”她不敢碰闻湛,手伸出去又缩回,急得眼泪直掉。

  闻湛低头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箭矢,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,试图安抚下陆云初让她不要着急,换来的是她又气又急的吼声:“你这叫没事吗?还插着箭到处晃悠!”

  闻湛有点尴尬,抬手想要碰手臂上的箭矢,被陆云初抓住手:“侍卫大哥,快过来帮忙拔一下箭。”

  大丫鬟适时递来剪刀,侍卫们将闻湛围住,有商有量地准备帮他拔箭。

  闻湛有口难言,他一边摆手一边后退,被陆云初死死地拽住。

  她话语里带着哭腔:“你怎么老是受伤,身上的伤都还没好呢。”

  陆云初拽住了他,那边就准备剪开他袖子看看伤势如何。

  闻湛头一回这么急,想要说话又说不出来,一边试图挣脱陆云初,一边用眼神朝她控诉。

  “咖嚓。”第一层外衣被剪开,露出了里面的夹层。

  “咖嚓。”第二层剪开,还是夹层。

  “咖嚓。”第三层,还没看见血渍。

  第四层,第五层……

  本来急得要哭的陆云初傻眼了,满脸严肃的侍卫们也傻了,没啥心眼儿的大丫鬟没忍住,惊道:“小姐,你给他穿了多少层衣裳啊?”

  闻湛放弃挣扎,一副待宰的羔羊模样,乖顺地等他们一惊一乍地操作。

  反正他也不能说话,急也没用。

  最后,他们在第六层衣裳里找到了穿衣而过的箭头。

  大家都沉默了。

  陆云初终于明白闻湛刚才为什么挣扎得那么厉害了,对不住,是我害你社死了。

  也不知道是谁没忍住,突然笑了出来,众人都跟着笑了。

  陆云初选择昼夜不停赶路,让侍卫们在这寒冷的冬夜面对一场硬战,他们或多或少都有受伤,本来还有些怨气,但经过这一遭,那股气瞬间就散了。

  他们好久没有这么乐过了,见陆云初也没有摆主子的架子黑脸,而是红着脸一脸尴尬地垂头,便笑得更欢腾了。

  有那胆子大的还试图打趣闻湛,撞了撞他:“你这衣裳可比盔甲管用。”

  “对,哈哈哈哈哈,我还是头一回见这种事。”

  “那还是得夸夸夫人料事如神。”

  闻湛是闻珏的弟弟,生得跟山间雪一样,不染尘埃,他们一直都不敢和他说话,今天一起对战拉近了距离,如今又由这个笑趣事彻底打破隔阂,瞬间成了熟人兄弟。

  陆云初脸红得快要滴血了,十分愧疚,她自己犯傻丢脸就算了,如今还拉着闻湛一起丢脸,实在是不应该,闻湛不会生气吧?

  她抬头偷偷望向闻湛,出乎意料地,闻湛并没有黑着脸或者僵住脸,他同那些人一起,笑得十分开心,露出一口白牙。

  有人打趣地拍拍他,等拍到了才意识到这样是冒犯主子,却见闻湛毫不介意,对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似乎在说“别取笑我啦”。

  侍卫愣了愣,突然觉得这个看着高高在上的人似乎和他们没什么两样。

  陆云初看着这群身上还沾着血的人笑作一团,面容鲜活得不像是故事里无名无姓的路人甲,心头滋味有些复杂。

  闻湛他好像……很享受这种鲜活。

  陆云初忍不住想,他的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,是不是也有这种鲜活的时光呢?

  她出声打断道:“别傻乐了,把尸体收拾一下,看看附近有没有他们的老巢,咱们就在这儿歇一晚吧。”

  侍卫们抱拳应是:“好嘞,夫人。”说完,又忍不住笑了,一哄而散。

  陆云初忍不住嘟囔道:“有那么好笑么。”

  一转头,发现闻湛也在跟着笑,眼眸弯弯,黑夜也掩不住他眼里的光彩。

  她不一样,她每世的经历都很丰富,不像闻湛那样,被束缚在孤独中不知多久。

  他原来也是喜欢热闹的啊。

  她勾勾闻湛的手:“还有你,也别傻站着了,走吧。”

  闻湛点头,走一半,又指指侍卫,想和他们一道收拾场地去。

  陆云初无奈点头答应。

  她一个人走回马车,大丫鬟正在那儿拆箭,见到她,憨憨地喊了声“小姐。”

  “没吓着吧?”陆云初问。

  大丫鬟呲牙一笑:“当然没有,一群虾兵蟹将。”她嘿嘿笑,“倒是乐着了,小姐,你为什么要给他穿这么多衣裳啊,不怕闷着吗?”

  陆云初无语,大丫鬟的人设倒是从头到尾延续憨直鲁莽,没有崩。

  她撑着车沿,跳上马车,却听丫鬟的笑声戛然而止,望着远方焚尸的火焰喃喃道:“变了好多。”

  陆云初回头:“什么变了好多?”

  她却像没听见陆云初的话一样,继续道:“以前是个死人,现在……活过来了。”

  陆云初愣住,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熊熊火焰。

  闻湛站在火焰面前,快要找不出初见那晚暮气沉沉毫无声息的影子了。

  *

  收拾完尸体后,一群人在附近找到了土匪临时搭建的草棚。虽然简陋,但可以挡风保暖,陆云初便决定在此将就一晚了。

  这里场地小,生了几个火堆,篷子里很快热起来。大家挤一块儿,你看我我看你,终究主仆有别,一时有些尴尬。

  陆云初忽然道:“大家饿了吗?”

  没人应声。

  她便看向闻湛。

  闻湛摸着胃,迟疑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,那吃点东西吧。”陆云初招呼大丫鬟,两人去马车上找吃的,侍卫们连忙帮忙搬东西架锅。

  寂静无声的寒夜,嘴巴特容易寂寞,这个时候便会无比怀念泡面的滋味。

  为了防止在路上找不到歇脚的地儿,没吃的,陆云初炸了很多面饼,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。

  没有大块儿牛肉,没有烫软的蔬菜,连鸡蛋也没有,只有一块儿面饼,把水囊里的水倒入锅里烧开,放入金黄的面饼,舀一勺酱料进去,简陋版的泡面就是这么敷衍。

  陆云初寻摸了一会儿,拿来肉干,丢入锅里,勉强吃个肉鲜味。

  酱料在咕噜咕噜的热水中逐渐化开,香味慢慢钻了出来,充满了整个草棚。面饼在沸腾的热烫中逐渐散开,蒸汽袅袅,这个时候的泡面格外诱人。

  经过一场厮杀,赶路的疲惫在这时陡然袭来,大家本来又冷又困,但随着浓郁的香味钻入鼻腔,那些烦躁难熬的疲惫顿时消散,化作暖乎乎的松弛,当然,还有饿意。

  还有什么比深夜的泡面更勾人的呢?

  大家馋虫直冒,面一好,纷纷拿碗唏哩呼噜吃了起来。

  面汤当然比不上精心熬煮过的大骨汤,但却有种简单的直击人心的香。没那么多层次,就是鲜和咸,却很能抚慰味蕾,好像深夜就该吃这种简单的味道。

  油炸过的面饼带着淡淡的油气,被热汤冲散,丝毫不油腻,反而能让面汤不那么寡淡。

  面条和普通揉出来的面不一样,在保留了爽滑劲道的口感下,多了几分蓬松柔软。被汤煮过后,面条蓬松胀大,吸足了汤汁,很能入味,一入口,唏哩呼噜的,全是挂着的热汤。

  吃完面,仰头,要一口气喝完热气尚存的汤汁,才不愧对深夜的美味。

  就是这么奇怪,简简单单的一碗面,却能让人从胃到心一路热腾腾软乎乎的。无奈、烦闷、心有余悸、但又前路……所有的情绪都从食物里找到了宣泄口,随寒冷的夜风吹向远处。

  还是那个口无遮拦的傻大个,盯着空荡荡的碗,忽然道:“想家了。”

  其余人愣了:“家?家在哪?”

  他愣住,半晌回道:“不知道……小时候翻山越岭去县里卖山货,天蒙蒙亮的时候,在面摊吃的那一碗最便宜的面,大概就是这种味道吧。”

  其他人哄笑:“胡说八道,哪有这碗面好吃!”

  他也跟着笑了:“是啊,哪有啊。”

  听他们笑谈,陆云初有些愣神,她突然问:“后来呢,怎么来了这里?”

  那人被点名,连忙收起笑意,恭敬回道:“后来征兵,我家就我一个小子,我就来了。”他的话音突然卡住,脑里陷入了一片茫茫的空白,怎么也找不到应有的记忆,“然后、然后……我记不得了。”

  其他人又笑了,你推我我推你,骂他傻蛋。

  他挠挠头,不再纠结这些,摆摆手,表示记不得了。

  陆云初却没法和他们一同笑起来。她知道为什么这人忘了,因为他是个无关紧要的npc,所以有些记忆便不那么重要,不需要记得。所幸,他还记得那些珍贵的温情的时光。

  她垂下头,掩住面上的不自然。

  侍卫首领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,将箭头递给她:“夫人,这是刚才那伙人用的箭。民间造不出来这种箭,他们应当和军队有关系。”

  陆云初接过,翻过箭头,见内侧刻着一个“青”字。

  “青……”她念着这个字,脑里突然闪过一些字句。

  书里男主征战天下,并非一开始就是大人物,而是一点点将天下收入囊中,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反派。

  陆云初作为读者,当时看书的时候没有什么实感,只觉得男主厉害,一个接一个打怪。

  “青”是紧邻着这块儿土地的王侯的代号,全名为“靖”,他是什么人陆云初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这人心狠手辣,擅长暗中谋略,将闻珏所在的州城搅得昏天黑地。

  前朝战起,天下各处尚在休养生息,青壮年都被征兵去了军营,留下一顿老幼妇孺待在村落。靖王垂涎闻珏所在的州城已久,派了很多人以土匪的名头将留在村里的妇孺屠杀了个干净。

  等事情暴露时,偏远的村落几乎没什么活口了。

  一时军心大乱,闻珏废了好大的功夫才稳住人心,和此人几番交手,终于将他打败。

  当时看这段陆云初被气的牙痒痒,对于这些残忍的血腥的背景故事只是看过就罢,没多大感触,毕竟她们只是故事里的人而已。

  可此时她握着冰冷的箭头,看着身边这群故事里的人,想法再也不复当初。

  他们不是白纸黑字就能带过的生命,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。

  她回头,看向闻湛。

  他不也是无关紧要的故事里的人吗?

  闻湛见她情绪不对,低下头,关切地看着她,用眼神询问。

  你看,故事里的人也有痛有笑,有自己的人生。

  “闻湛,你怕吗?”她忽然抬头,开口问道。

  闻湛不解。

  她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心跳加速,声音也有些颤抖:“怕重蹈覆辙,怕回到以前那样?”

  闻湛笑着握住她的手,在她手心郑重写下:不怕,因为有你在。

  陆云初心里一酸,笑道:“好,那我也不怕。”

  她抬头,对侍卫们说:“明日我们改变路线,去附近的村落。”

  前两世她疯狂地逃离剧情,这一世,她既然参与了剧情,就参与到底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we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we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